不堪回首的“六二压”

曾经 有“四属户”?即烈属、军属、工属和干属。

烈属和军属,从新中国建立 后就有,国家规则 是受优待的家族 。而工属和干属,是三年困难时期,国家为了减轻城市担负 ,硬性地把没有职业的工人与干部家族 都压回了村庄 (称“六二压”)。正因为这样,村庄 的群众和干部大多认为压回村庄 的工人和干部家族 是担负 ,换句话说是变相把城市闲人转移到了村庄 ,这从底子 上就有一种架空 心思 。所以,不只 不“优待”,反而处处刁难,使城里的工人、干部家族 过着不自在的日子——

一是不管这些家族 膂力 怎么 ,是否有病,孩子有多少,家务活儿多重,除卧床不起者之外,都是要下地干活的。有个说法是“我们这黑脊背不能受上苦,养活他们那白肚皮。”二是分下的自留地,不管会不会种,都得看别人 咋种自己就咋种,别人 种甚,自己也种甚。最困难的是,挑上一百多斤重的茅粪从院里往地里送,送一回真不容易;再就是白日 在集体地里劳动,晚上浇自留地,有时遇上刮风下雨不说,还被别人 把水引走抢浇地。因为是“四属户”争不过人家,只好浇多少算多少。

三是逼要口粮款。工属、干属们白日 劳动了一天,晚上到队办公室开会,当场被催要口粮款多少多少,交不岀就扣除一至两天的劳开工 分,并写下什么时分 能交多少钱的保证书,这才让回家。回到家里孩子们早已睡了,去吃饭,锅里却是烧焦了的玉米面糊糊,遇到这种状况 ,眼泪只能往肚里咽。

四是去集体地里劳动,队长多是把别人 不想干的活儿派给工人或干部的家族 干。到收工时评工分,其他 妇女是七分或六分,工干家族 是“老五分”。不多给工分,有时还说一些风凉话:沾了他们的光啦,给五分不算少啦,本来是坐在家里的人能岀来劳动够不错啦等等。

五是秋收起来领粮时,前也不对,后也不对。去前了,说什么交钱不积极,领粮却是 挺积极;去后了,又说什么交钱不积极,领粮也不积极。这且不说,别人 都领的是好粮,独有工干家族 领的是次粮。被数落一顿,显着 是受人挤对。

直到1979年,“六二压”的家族 才重返城市,但子女们的读书、升学、找工作,悉数 被耽搁 了。想一想 “六二压”,工干家族 当年在村庄 的日子 状况 ,再看看现在的日子 状态,简直是大相径庭 。但这是那个时代 才有的产品 ,曾经 的事情再纠结也无济于事,全当是丰厚 了自己的人生吧。